欧元远虑,美元近忧,人民币借机逆袭?
2018-01-20 10:08:50
  • 0
  • 0
  • 10
  • 0

 转载请注明出处:阿甘看天下

§ⅰ 病虎打盹儿

临近年关,手头事儿慢慢多了起来,更新也就慢了。前天圈子内一位做外贸生意的朋友征询笔者,拟忍痛在当前汇率下,将美元货款兑换成人民币,只为周转资金。不得不慨叹,在对外管制和对内放水的合力下,本币外升内贬的确让出口企业承受着生不如死的煎熬,但按照当前官方汇率兑换,实在是太可惜了呀。

瞄了一眼昨日16:30的外汇收盘价,在岸人民币/美元报6.4255,涨0.109%;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交易NDF,3个月报6.4675,6个月报6.501,1年报6.559,2年报6.69。数字很枯燥,而且会说谎,但地球人都心知肚明,核动力印刷品长期看跌。问题是,眼下这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局面,还要强撑多久?企业撑不住哇。

说到美元汇率,近期的疲态活脱脱一副打盹儿的病老虎模样,非但对人民币跌跌不休,而且对主要对手欧元也浑然没有了昔日的凛凛威风。

自1月14日以来,欧元/美元上涨2.7%,创2016年2月以来的最大涨幅。1月18日更是一度触及2014年12月1.2321的高位,达到1.22965。如此底气,1月16日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自信满满地表示,在2018年结束QE将是合适的。

说到欧元差点儿忘了,圈子内另一位朋友希望笔者谈一谈欧元话题。恰逢周末,不妨多泼洒些笔墨,就这个话题细细聊开。照例先做下铺垫。

§ⅱ 美欧辩证法

1999年1月1日,欧盟统一货币政策。2002年7月,欧元(Euro)成为欧盟19个国家、欧元区的唯一合法货币,也是非欧盟国家摩纳哥、圣马力诺、梵蒂冈、安道尔、黑山和科索沃地区的货币。以德国为核心构筑起来的欧元体系,是欧盟一体化进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对美国核心利益美元的直接挑战。没有任何一种货币像欧元一样,让美元时时刻刻感受到强大的威胁,这是欧洲实力的体现。

说到欧元和美元,就不得不提欧盟和美国。基于欧美共同的文化、信仰和价值观,美欧的利益绝大多数情况下是重叠的,但绝非任何时候都没有分歧。作为这颗星球上最强大的国家,美国需要一个听话并同进同退的欧洲,而非能够威胁到它核心利益的欧洲。所以,当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后,美国毫不犹豫地将祸水引向了欧洲,2009年爆发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淋漓尽致地展现了欧美的龃龉矛盾。

2013年后,欧洲经济开始慢慢恢复元气,欧元表面上也重新变得坚挺。但是,导致欧债危机爆发的种种矛盾,却从未从根本上得到消除,这也让欧元藉以生存的土壤依然非常贫瘠、非常脆弱,而这种贫瘠和脆弱性,很可能成为欧洲债务危机再次爆发的内因。是危言耸听吗?继续往下看。

§ⅲ 欧元之病灶

众所周知,作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国家之一,英国脱欧实实在在给了欧洲一体化致命一击。此外呢,欧洲国家缓慢的经济和人口增长率,以及长期以来的高福利国民待遇,注定了其债务总体水平很难有下降的空间,这是欧洲再次爆发债务危机最难以消除的内在因素;其次呢,就是2009年欧债危机的一系列后遗症。

2013年,欧洲慢慢走出了债务危机的泥淖,而其迈出的第一步,就是部分豁免了危机诞生国家希腊的政府主权债务。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爆发时,仅银行债务就接近1000亿欧元。2011年7月,欧洲央行把所持希腊债券资产的价值减记21%。什么意思?把希腊欠银行的债务生生打了个79折,损失由欧洲银行业自己扛下。

2012年2月,新一轮希腊援助方案出炉,这次瞄准了私人投资者。在这项换债计划中,私人投资者‘自愿’接受对所持2000多亿欧元希腊债券按面值减记53.5%,获得债券票面剩余46.5%的新投资组合。算一算,私人投资者损失了多少?

欧洲银行对希腊的间接输血,非但制约了欧洲金融业的复苏,而且提前透支掉了其抗风险能力;希腊的低价值资产被转移到了欧元区其他国家的负债表上,这相当于什么?嗯,其他国家在为希腊的债务买单,而这必将点燃这些国家纳税人的愤怒,从而埋下欧盟分裂的种子;最后就是道义上的风险,希腊债务可以被减记打折,那么有没有其他国家,主张以这种方式减免或者消除自身债务呢?当然有。

§ⅳ 软肋意大利

经济更加糟糕、更加需要救助的是欧盟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英国退欧后,意大利前进一位成为欧盟第三大经济体,但无论是负债累累的政府部门,还是风险高危的银行业,意大利的经济基本面都是所有欧盟成员国中垫底的。在这种局面下,

欧洲央行行长、意大利人德拉吉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打着拯救欧元的旗号,通过QE政策放大欧央行债务来拯救意大利。这当然让德国、法国为首的买单国非常不满。但意大利此时居然振振有词,救助希腊可以,怎么换成意大利就不行了呢?

意大利的问题还不仅仅局限于经济层面。2017年12月28日,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签署法令解散议会两院,并签署新法令2018年3月4日举行议会大选。问题来了,最新民调显示,意大利不会有一个政党能够获得超过多数的议席,而目前获得民意支持率最高的,居然是反欧元的民粹党派五星运动。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意大利极有可能会产生悬浮议会,从而让政治再次陷入僵局,这还不是最坏的局面。一旦反欧元的民粹党派五星运动党,在大选中联合其他极端政党组阁执政的话,往好处说就算意大利不直接退出欧元区,但一定会对欧洲一体化的进程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而这必将会给欧元带来更大的压力。

德国总理默克尔有一句名言『如果欧元失败,欧洲就会失败』。德国当初力主救助希腊,就是不希望看到因为欧债危机恶化而导致欧元区解体。除此之外呢,德国女强人还有一个‘小小’的心思——像希腊一样接受救助的国家,理所当然应该让渡出一部分政府权力,从而促进欧元区统一财政,甚至是统一政府。之后呢,德国理所当然又是这个大欧洲政府当仁不让的领导者。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呵。

问题在于,意大利人显然并不这么认为。在当前糟糕的局面下,希腊暂时算是被救活了,欧元警报也暂时被解除了,但欧洲大分裂的病根却被深深地埋下了。

§ⅴ 分裂的前兆

2017年9月25日,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在联邦议会选举中获胜,但却组阁失败。最新消息是,2018年1月12日,基民盟和社民党达成共识将组建新政府,但这并不为外界所看好。如果默克尔最终不接受悬浮议会而重新举行大选,那么无论对于她本人还是对于联盟党来说,都将是非常冒险的行为。为什么?

2017年大选是默克尔、甚至是整个基民盟战后70年来成绩最差的一次。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德国极右翼政党『德国的选择(AfD)』以第三大党的身份进入了联邦议会。面对如此险恶局势,如果重新举行选举,默克尔将面临巨大挑战。

要知道,德国不光是欧元区当之无愧的实质领袖,同时也是整个欧洲的精神领袖。如果德国政局出现混乱,受波及的绝不仅仅是德国,甚至不仅仅是欧元、欧洲。一个版图分裂的欧洲,对于整个世界而言,都会产生重要而深远的负面影响。当前德国政局不明,而政局明朗的欧洲右翼政党国家更加糟糕,更加令人担忧。

2017年10月16日,奥地利大选结束,31岁的保守派政党领导人、前任外交部长库尔茨及其人民党在选举中获胜,这让奥地利在历经了60多年的温和派政府后开始急转向右。库尔茨主张减税、关闭难民通道、停止非法移民。嗯,看到这些政策,让人想起了谁?当然是特立独行的美国总统川普。问题还不这么简单,

在本次奥地利大选中,除了人民党大获全胜,右翼民粹主义奥地利自由党得票率也高达26%,与上届执政党、左翼民主党26.8%的得票率已经不相上下。显而易见,奥地利也已经开始全面右翼化。别忘了,奥地利和德国同属一个民族,甚至还曾经是同一个国家,德国显然不会不受影响。奥地利右翼化了,但她绝不孤独。

2017年10月21日,捷克议会选举结束,有『捷克川普』之称的前财政部长安德烈·巴比什领导的ANO2011运动党以29.73%的得票率赢得议会大选组阁。安德烈·巴比什是全捷克第二大富豪,他反对欧洲传统建制派,拒绝欧元,讨厌难民……观其政治主张,丝毫无愧于『捷克川普』的绰号。

2017年,从让人提心吊胆的荷兰、法国大选,到意大利、德国,再到奥地利、捷克,民粹主义正在健步走上政治前台。欧洲的大分裂还有多远?反观欧盟,只能无奈地在恐惧中颤抖!一股将欧元连根拔起的力量,正在欧洲缓缓酝酿、集结。

§ⅵ 资本争夺战

欧洲如果分裂,首先遭受灭顶之灾的自然是短命的欧元。然而即使欧盟暂时还健在,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后,贸易保护主义也已经成为主流,全球资本的跨境流动在锐减。2007年次贷危机前,全球跨境资本流动规模为11.8万亿美元,而在欧债危机后的2012年,这个数字大幅萎缩到4.6万亿美元,降幅超过了60%!

2014年后呢,美联储高调宣布停止购债,并于2015年12月开始加息,2017年10月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全球资本正变得越来越稀缺。顺理成章,各国对资本的争夺战愈来愈白热化。美国首当其冲,加息加缩表还不够,2017年12月,川普政府为美国人甩出了未来十年减税1.5万亿美元的圣诞大礼包,让全球噤声。

安全+厚利双重诱惑,可以预见2018年后,全球资本汹涌回流美国之势必将不可阻挡。面对美国咄咄逼人的资本引流手段,世界主要经济体是如何应对的呢?

北美最铁的小伙伴加拿大率先跟进收紧加元。2017年7月12日,加拿大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从0.5%上调至0.75%,启动7年来首次加息,9月6日进一步由0.75%上调至1%,2018年1月13日再次加息25个基点至1.25%。

欧洲亲哥们英国央行,2017年11月2日宣布加息25个基点,将利率从0.25%的历史低位提高到0.5%;而欧盟的QE政策也将于2018年宣告终结。北美和欧洲,世界的两极相继进入了紧缩资本的通道,这是不折不扣的大势所趋。

亚洲小弟韩国和日本。2017年11月30日,韩国央行宣布加息25个基点至1.5%,完成6年来首次加息;经济常年不景气、最不希望紧缩货币的日本,2017年12月31日较11月的资产负债表缩减4440亿日元。纵然规模有限,但这却是安倍政府自2012年实施货币宽松政策以来的第一次缩表,收紧货币的讯号同样清晰。

§ⅶ 放水停不下

反观人民币。如果说对外升值靠的是资本和汇率管制,那么对内呢?贬值没商量。

2017年12月以来,央行一波接一波的大放水,早已令国人见怪不怪麻木不仁。至于说统计局公布的个位数M2增速,恐怕就连米尔顿·弗雷德曼也看不懂罢。

1月8日笔者撰文《抽丝剥茧,深度剖析2万亿春节版限时降准》中讲到,按周投放量计,12月4-10日投放2700亿,12月11-17日投放5600亿,12月18-24日投放5500亿……目测下货币余额水位涨到多高了?嗯,7万亿已经绰绰有余。

进入2018年以后呢?自1月10日上周三至1月18日本周四,已经连续第7天净投放。光看逆回购操作,1月10日1200亿,1月11日600亿,1月12日2700亿,1月15日1500亿,1月16日1600亿,1月17日2000亿,1月18日800亿。粗略估算一下,又是一个1万亿不止了吧?别忘了,这还头顶着两个堰塞湖,

2017年12月29日央行临时准备金动用安排释放2万亿;1月17日央行重提2017年9月30日发布的《关于对普惠金融实施定向降准的通知》,将于2018年1月25日全面实施,届时将释放流动性3000亿。这个3000亿可是长期的!

放不防水资本市场最有发言权,懒得罗列数字。看看调控手段用尽、依然坚挺不泄的楼市,看看实体经济空心化下的A股市场……不放水?那是靠什么支撑的?

§ⅷ 本币逆袭难

无论是资产还是产业,终究是要靠资本来支撑的。资本自由流动的完全市场经济国家,被动收紧货币只为对冲美联储的货币收紧。只有习惯了放水的特色市场经济体,才不得不依靠限制资本跨境流动和操纵汇率,强行截留资本不使外流。但这种霸王硬上弓的做法,除了风险巨大,不会永远没有代价。始终死扛而不通过一点一滴释放风险,那结果只能是厚积薄发,这像极了击鼓传花。

欧洲分裂的终极趋势,让当下看起来上升势头还不错的欧元并不值得长线追捧。除了政治走向分裂,欧元区脆弱的经济复苏前景,也让欧元并不敢亦步亦趋紧随美元收紧,因而当美元真正因为加息和缩表变得身价百倍、寒光闪闪时,相信欧元被打回原形只是时日的问题。而美元呢?

短期来看呢,美元还在潜龙勿用。进入2018年以来,美国的利率上升明显,两年期政府债券收益率升至2%,但美元不升反降。1月15日,美元指数一度跌近90,与兑欧元同时贬至2015年来的最低点。原因?美国联邦政府再度面临『关门』的危机。但我们知道,美国国会批准政府提高债务上限,从来就不是问题。

欧元有远虑,美元有近忧,英镑受脱欧拖累,日元一直宽松……世界主要经济体货币不景气,叠加了资本和外汇管制带来的扎口效应三管齐下,造成了当前人民币汇率高潮连连的幻像。然而即便如此,『国际化』的口号也只是弱弱地空喊两句而已,并不敢放量离岸,有关部门对全球数不清的索罗斯徒子徒孙们深怀戒惧,

因为这个做空群体始终紧盯红币离岸数量,时刻在收集做空的子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2016年底流失1万亿美元保汇率的教训已经足够深刻。而一种不能自由进出境、不能自由流通、不能自由兑换的货币,无论汇率再怎么虚高,是不能带给投资者稳定回报的。所以呢,‘逆袭’之说也就只是哄得国民高潮而已。

§ⅸ 后记

截至2016年底,美国的广义货币供应量M2为13.28万亿美元,而经过2017年的调整,2018年后的未来3年,美国仅缩表就将从资本市场上抽走1.08万亿美元的基础货币,套上当前3.2的货币乘数,这个数字将减少3.46万亿。换句话说,未来3年美联储将会拿走市场上1/4的美元!『美元荒』绝不只是说说那么轻松。

物以稀为贵。美联储通过缩减资产负债表釜底抽薪,再配合未来3年连续加息和10年1.5万亿美元的减税,美元的未来走势已经相当清晰。回到文首,那位做外贸出口的朋友大可攥紧手中的美元,静静等待凤凰涅槃的高光时刻到来。

结语。除了被忽悠得找不着北的真糊涂者,除了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忽悠者,为守护财富,清醒者正在未雨绸缪,这当然包括外汇管理部门。当川普政府的财政部、商务部、贸易代表办公室死死盯着美中贸易逆差、知识产权保护、汇率操纵……等等敏感问题时,靠货物和服务出口创汇之路正变得越来越艰难。

与此同时呢,诡异的外汇储备11连升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与政府和企业的海外债务密切相关,客观条件允许的话找个时间单独聊聊这个话题。撇开浮华的泡沫下的真相,一定会让小白们目瞪口呆。

『阿甘看天下』,一扇透过现象洞悉本质的窗口,专为小众财经小白量身打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