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龙点穴
2017-10-09 16:50:35
  • 0
  • 0
  • 2
  • 0

         谢安朔

“风水”一词,原本是由古文化中,山、医、卜、数、相,这五支系统其中之一的“相”法,衍生出来的观山、查地、寻水、运风之术。

相法有“面相、骨相、手相、心相、背相、形相以及仰观天象、俯瞰地理”,是通过体察归纳宇宙中万事万物运动过程、表现形式、存在状态的变化现象,推演出事物运动的必然性以及勘测推动事物运动背后的“力”,找出各种事物在运动过程中内部的结构与推动力在时空中的结合点,从而通过对于自然界的改造,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换个角度说,就是借助自然界的“风水、山川、阳光、五色、五味、五行”等宇宙的能量来补益身体,引导生命的生物信息场能与自然万物的运行轨迹相融合,借助自然的无穷力量,改变先天命运中“运程”的流动起伏。“命”无法更改,谁能够改命谁就是上帝,因为人类社会是由无数人的前世因果,共同造就了这个“倒影世界”。改变一个人的现实命运,就等于要改变生命前世的因果,就要左右推演宇宙,衍生万物的“大道”,改动“律法”对于宇宙众生的要求。

宇宙间,律法是金刚铁律。佛陀因为觉悟“祂”而成为佛陀;道家因为同化“祂”,而成为真人;人类因为违背“祂”,而成为“业障所集”。想要改动“业障”,就要改动造就业障的“根源”,就是人类的“六根、五蕴、七情”。没有人能够脱离律法对于生命的制约,包括神灵;也没有任何一位神有能力直接改变业力构成的人类现象。只有通过传法给人类,通过修行净化人类的现实业障自我,改变了这个业障构成的虚幻的人,才能够解脱系在这个人生命中的因果,这是正法理。

佛陀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所以才会有各种宗教在人世间世代流传,目的是针对人类的灵魂,得到救赎与解脱。那么多的神灵,为什么不去直接展现给人,销毁坏人,赐给好人以幸福呢?因为“神”与“人类”不是同一种生命,神想要拯救人类的“灵魂”、生命本质,而不是想要人类在肮脏、痛苦的“娑婆世界”继续无边苦难的轮回。这是神对于人类的态度,任何一位正神都是如此。解脱生命的苦难是他们的职责,而绝对不是去帮助世间的人类,得到人类的现实好处。只是现在的人类,已经无法正确理解神灵、信仰的根本原因。宗教不是心理诊所,不是人类的情感获得安慰的地方,而是灵魂得以苏醒,生命得以救赎的场所。神不是心理医生,而是永生与光明的希望。

有一种情况,就是通过风水的调理,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现实情况的事例,这也是此人命中有此福德,才能够通过风水的方法展现奇迹。有一次帮人批命盘,此人近几年都在走背运,事事不顺利,为了维持原有的生活、工作状态,能够想到的方法,各种资源他全部都运用了,可是,依旧是霉运缠身。在血淋淋的现实面前,这位从不信邪的山东大汉内心茫然了,不得不向未知的自然力量讨教。打开他的命盘一看,田宅宫化忌,对冲运命宫,这种命盘格局,反映在现实空间就是“风水”格局的力量破坏了命运流程。现实生活风水的破败格局、地理磁场影响了生命场能,可是这种影响能够在命盘上反映出来,就说明此事是命运中注定的劫难。在他找到我的时候,命盘中时间显示,再过两个月,此人的运程将转好,田宅宫的化忌被运进来的天权、天禄冲散,转危为安。而这个命理运程在现实生活中,却是由于遇到了真正有能力改变风水格局,调理命运流程的风水师,从而应了命中注定的“命理格局”。

换句话说,是因为他的命中有这个机缘,因为风水破败的缘故导致的厄运,又通过风水的调整规正。能否遇到好的风水师,也是命中注定的。风水的力量是很大,但是什么人能够得到风水的帮助,在先天的命运中,也是被注定的。

一命二运三风水,除了命不能更改,运气和风水是相互影响,相互左右的。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要破除现在市面上各种类型的“大师”所渲染的对于风水功效的夸张、故弄玄虚的背后,往往隐藏着贪婪的欲望。风水是一门宝贵的学术,被这些商业之徒作为敛财的手段,会从根本上断绝这门学术的发展。就像中医大夫把救人性命的验方,作为获取暴利的手段,你还敢,你还会相信中医的药效吗?一剂灵丹妙药能够救人于生死之间,确实是无价之宝。可是,为了获取巨资而兜售灵丹妙药,就违背了此药的原委。久而久之,风水之术,一定会被主流社会视为骗财的虚假手段。那些装神弄鬼、虚名夸耀、腹无真金的江湖术士,在满足一己私利的同时,破坏着人们对于自然学科真理的探索认知。

啰嗦了,是因为前几天去书店查资料,在风水书籍的书架上,竟然有三十多位“各类大师”,如雨后春笋般崭露头角,翻开看看其中的内容,名头大得吓人,对于风水的研究心得,却寥寥无几。十本书中,有九本书的内容都是互相抄袭的,书后留下联系方式,静候肥鱼上钩了,真正获得风水精髓的有道之士,不过二、三人而已。可笑、可悲、可叹!

去年六月二十三日宝钢和澳大利亚力拓集团就二零零八年铁矿石价格达成涨价协议。协议铁矿石价格上涨了96.5%,这比在年初宝钢与巴西淡水河谷VALE上涨65%的价格还高,自此中国收购的铁矿石已连续六年上涨。

由于国际炒家对于有色金属的操控,国际市场上有色金属的价格一路飙升,作为基础资源的“铁粉”,市场价卖到了过去的几倍,而前年的市场价格只有现在价格的一半都不到。一时间,国内几乎所有铁矿山都身价翻倍,全国的有钱人都在往各地的矿山中砸钱,希望矿产资源会像当年的房地产一样,成为财富升值的聚宝盆。当时我在北京帮我一位朋友勘测投资的金矿。从东北回来后,他有一位开发铁矿山的朋友,知道我的情况,慕名想要见见我,对他所投资的一个项目进行预测分析。因为这个项目投资太大,牵扯几位投资商,他们所占的资金比例不大,所以控制项目发展的主动权很少,但是由于在此项目中他们与对方协议后,得到的利润还算是可观。所以,尽管对即将投入的数千万资金的安全有所顾忌,但是出于利益驱动,他们还是想要冒险投资。找我的目的,就是想要了解此事未来的发展结果。

见面后,找到一处安静的场所,排开此人的八字,逐年逐月地推演,得出来的结论:此人真正发迹是从四年前开始,四年前不过是一个开饭馆的小老板,这几年因为餐饮业的火速发展,小饭馆开成了连锁店,十几万的资金滚动,变成了数百万。去年开始投资矿产,通过矿业内部的朋友办下来探矿权、采矿权,投资开发了四川两处小的有色金属矿,再转手卖出,一年的时间,资金变成了几千万。这一次的投资,是与国内几个大型的集团公司合作开发位于攀枝花的一处大型矿山,总投资十几个亿。他们是代表业内人员的利益,出资与其他几个集团合作,所以虽然资金不占优势,但是有关系作为后台靠山,在未来利益的分配上,还是占据优势的。

这位老板姓张,是一位黑胖子,敦实的身体,粗俗的举止,言谈中依稀可见饭店老板招呼客人似的夸张,眼神中透露着狡黠。看来丰厚的经济基础并没有改变他的社会身份与心理状态,依旧是一介贫民。出于对介绍他过来的朋友的尊重,我尽可能详细地说了说他过去发生过的事情。他一边听,一边不住地点头,“嗯,是的,不错,你说得很对。”可是眼神中流露出来的依旧是不信任和怀疑。没有办法,这种出生穷苦,经过自己打拼后得到财富的人,是不太相信“命运”之说的。没有一定的文化修养、知识体系的积累,人的思想很难突破情感观念的限制,从而理解更高深思维与时空的存在。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历史上对于宗教、玄学有所成就的人,绝大部分都是当时的大学者。他们所具备的思想、学识、精神领域的高度,决定了他们对于神秘文化认知、理解的角度、深度是常人所不及的。

看完他的命盘后,我告诉他,此次投资一定失败,会投资失利,甚至于负债。他表面上答应着,其实内心却非常的不以为然,随后试图找出各种理由,来佐证自己对于这次投资的决定。我笑了笑,直言不讳地告诉他:“张总,我现在说的话你可以不信,但是,天空中下不下雨,不是你相信不相信的事,你们看不到天空中有云彩,我能看到,我告诉你会下雨,你尽可以不相信。我对今天自己说的话负责,如果明年我们还能再见面,我们来验证我今天告诉你的结论,好吗?今天就先谈到这里吧。”

晚上,朋友来电话,问我下午和他谈话的内容。电话中他哈哈大笑,“老张觉得你说得太准确了,超过了算命能够达到的水平,对你说的他过去的情况都认同,但是他不相信是通过八字测算出来的,而是我告诉你的。对于这次投资,他不相信你所说的结果,还是准备投资。”呵呵,我不知道这是在骂我还是在夸我,难道说,只有粗略的理论系统,只能说出人生大概脉络的算命先生,才是能够被他们所认可的?而真正运用智慧,以系统丰富的知识作为基础,理性客观地分析命运脉络,达到精准程度的研究人员,反而被他们认为是虚假的?太荒唐了!

“现在对于我说的结果就下定义,为时尚早,到了年底吧,反正还有几个月了。到了年底,我们看看结果如何。”和朋友的谈话,在玩笑中淡然了此次测算的不愉快,事后也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翻过年,全球性的金融危机爆发了,国际上有色金属价格全线崩溃。与房地产有关的四十几个行业同时受到了影响,首当其冲的就是建材业。原材料价格大幅度下调,逼近历史最高纪录关口的原铁矿石最低时的价格,竟然只卖到了千元一吨,而且没有人买。因为此时没有人敢于投资盖房子了,原有的房地产市场价格都在下调,房地产市场到了破产的边缘,国内的铁矿山,停产了近80%,去年投资有色金属的企业,都不同程度的遭受了重创。

回头和朋友聊起那一次对于老张的预测,他说预测得很准。我不这么认为,客观地评价,是对于人世间整体社会运行轨迹的把握火候不到,只是看到了一个人,他在受到整体社会变动影响中,体现出来的个体差异。我虽然发现了这个差异表现,却无法找出根本的原因来。如果我能做到在金融危机前,就通过天象的变化,准确地预测到全球经济的动荡,那才算是真正的术数高手。他说:“你要是能够精准到这一步,你就不是大师了,你丫就是活佛了,干什么都得端着,我们就不能做兄弟了,多没劲啊。”想想也是,历史上当术数被发明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它的局限性,只能预测人类事物发展的现象,却无法探知现象背后的“道”,也就无法超越现象看到整体不同层次境界宇宙以及人类社会的真相。就像是药物可以治疗具体的疾病,却无法治疗生命死亡一样,人世间的任何方法、工具,都是有其局限性的。

言归正传,浙江的林先生是从事厨具生意的,曾是国内一线品牌抽油烟机的代工厂家,后来创立了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独立品牌油烟机。经过十余年的努力,他所属企业的规模已经发展得很庞大了,已经不仅仅是从事厨具生产加工,而且渗透到房地产开发、矿业投资领域。与他的相识是一次偶然。浙江省一贯有“鱼米之乡”的美称,历史上各朝各代都将此处作为朝廷的赋税重地,此处人杰地灵,人才辈出,有人曾经做过统计,自历史上有科举考试制度以来,状元、榜眼、探花这些济济人才,绝大部分都是出自浙江、山东省。

出于对风水地理的研究,我抽空去浙江一处很有名的城市游历。听说此处有一座山,就是当地人所说的“龙脉”,号称集天地精华,藏龙聚势。更有当地的文献证明,此处历史上确实是人才辈出的地方,历朝历代都有大官、进士出现,而且人数都很密集,比起其它省份的人员出仕率是要高了很多。这种大大超出于自然概率的现象,一定是有它产生的原因与客观条件存在的。我一早坐班车赶往“龙脉”,探寻这所保佑庇护了此处人民数千年的神灵所在之处。

听当地的导游讲,此处的群山由四座大山组成,层层叠叠,其中有国家级的风景保护资源,有野生动物保护公园,还有瀑布、湖泊,风景很是秀美,是浙江省著名的旅游景点。因为城市改造,将原来座落在城区内的公墓也迁到了城外,就在群山的边上。我要去的,就是这所公墓。车开了一个小时后就进入了郊区,开始呈现出农村特有的独门独院的小别墅样的建筑。沿着公路,河水奔腾,欢快地顺着山脚流向远方。车又开了一会儿,就进入山间了。只见苍茫林海,松涛阵阵,这所城市就座落在森林旁边,怪不得早晚温差这么大。到了公墓所在之地,下了车,沿着公墓大门两边的围墙走了一圈,看看朝向是否处于吉方。这里的建筑很是简陋,比起北京上海的陵园寒碜多了,好像就是临时搭凑的一个建筑工地的窝棚一样。也许这所陵园是国家出资兴建的吧,如果是私人承包经营的,一定不会这样简陋。

陵园坐落在山中,这座山不高,听导游说有四百二十米,现在已经开发了三分之二。山腰、山腹都已经开发完成了,安居老城区迁出来的孤坟,就占据了一多半的墓穴,还有一部分墓穴是开发好后,准备出售的。这里的墓穴数量有限,每年政府只批准建造数个墓穴,而且还要征得土地部门的批准,所以,这所陵园的安葬穴位很是抢手。

在大门外转了转,用罗盘定好了方位,就进了陵园。迎面是一条修建得还算是工整的石头台阶,宽五、六米,很气派,也许是经费不足,台阶上石料占了不足一半的宽度,剩下的就用鹅卵石铺垫而成,一直延伸到山中腰。这座山上没有很古老的树木,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这里会被批准建造公墓的原因,沿着石阶攀登到了山腰处,回头看,整座山是座落在两所大山之中,山前视野开阔,远方田野苍茫,遥远处,零星小山错落有致,恰似“群山拱照,百官来朝”之格局,左青龙位高山佑护,树木苍茫;右白虎位山形平缓,山势浑圆,乃有情相守之地。山前河水奔腾,围绕山门一圈自西向东而去,好一个“腰缠玉带”,昭示着此地富贵绵长。看来选择在此处建造公墓,是经过了慎重调查的,一定是请了不止一位高手前来勘测过。正当我欣赏风水宝地,评判格局高低的时候,山下公路上开来两辆车,车停在公墓门口,下来几个人,看上去是来扫墓的家庭。可是这个季节不是扫墓祭奠的时节啊,而且扫墓的人群也不可能只有男人啊,应该有女人和小孩在其中。看着他们走上了石阶,我在旁边等着,想等他们过去,我再慢慢地游览此处的风景。

等他们走近了,原来有六、七个人,最前面的一个高个,看上去是个知识分子,背头,额头饱满,带着金丝眼镜,西服随意地搭在胳膊上。和他并排走在一起的,看上去是政府工作人员,气质循规蹈矩,言谈中对于此人很是尊敬。后面跟随的,看来就是司机秘书之类的陪同人员。等他们走近了,听到政府工作人员对他说,“现在已经开发好的,就是山后的这一片,还有几块土地正在审批,等手续批下来了我们就马上建造。”

难道此人是来买地的?如果是,那么带领他来挑地的人,一定是对此山,此公墓很熟悉的业内人士,我就可以少走很多的弯路,直接到他们选好的墓穴去看看,领略一下这片山水的灵动之力。想到这里,我等他们走过去,相隔十几米距离后,开始跟随他们的脚步。往前走,就没有石料铺的道路了,都是鹅卵石与泥土混合铺成的小道。看来这所陵园开发的时间不会很长,这些基础设施都没有做好。随着山路往山内走,没有走多远,视野忽然开阔,原来山腰这条道路通往山的另外一面。而这面山体,整个就是被开发建成的陵园主墓穴。

到了陵园主区,那两个政府人员站在中间的陵区台阶上,给此人介绍葬区的分布。下面的墓穴绝大部分都是老城区迁徙过来的墓,上面的墓穴是新开发的,准备面对社会出售的,造价比较高,看上去建造得很气派,这些墓穴也已经被人们预定完了。只有公墓里面,延伸出去的那一面山,在做开发的准备,等申请报告批下来,就可以开工建造了。

我站在他们身边听,他们也诧异地看着我,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路过的,听这位大哥讲这里的情况,好奇,过来听听。”“哦,我们这里谈事,没事不要往我们这里凑。”那个政府官员态度很不耐烦,我只好悻悻地走到一边,准备下到陵园去看看。“这位兄弟,你是不是会看风水?”那位知识分子模样的人突然招呼我,我下意识地看了看手里拿着的罗盘,刚才在门口定完方位后,就一直在手里面拿着。“噢,会一点,我就是慕名来这座山,领略这里的风水,听说这里是有龙脉的,特意过来勘测一下。”“嗬,失敬失敬,原来是位先生,请问先生贵姓?”“免贵姓谢,请问大哥贵姓?”“小姓林,宁波人,幸会幸会。”此时周边的人,看我的态度都变化了,恭敬起来,还是沾了“风水”的光,神秘嘛,一般的人不愿意得罪这些有奇能异数的“先生”。

这位林先生对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满面热情,“哎呀,真是与高人有缘分啊,能在这里遇到老师真是太荣幸了。先生学习风水有多长时间了?我可是很信风水的,我二舅就是我家当地有名的风水师,这一门技术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学习的,必须要有天生的悟性与灵性。”他绘声绘色地向周围的人叙述他的观点,旁边的人不住地点头。“嗬,林先生过奖了,我是西北人,有老师教我风水,后来因为兴趣使然,就把这门技术当作自己的职业了。”出于礼貌,我客气地回答。“哦,我去过甘肃的崆峒山,据说那里是中国道教的发源地,必有得道高人啊。”我笑了笑,不作声。林先生向我伸出了手,“借用师傅的罗盘看看。”我递给他,他接过罗盘,熟练地调整坐标方位,动作沉着老练,那种架势,一看就是常年摆弄这些玩意的老手。罗盘在他手里面好像赋予了生命,变得灵活生动。他抱着罗盘,口中念念有词,看一眼群山,看一眼罗盘,我知道他这是在“定风水峦头,安吉方神位”。就好比要给大地做一件衣裳,首先你要量好山河大地的尺寸,定下来肩膀、腰身的宽度,有了这些基本的坐标,才能够在基础坐标上划分出“九宫八卦”,找出“玄空飞星”的位置。他嘴里念念有词,不用听我都知道他念的是什么,就是定山向的口诀,这些都是学习风水最基本的东西。看完他一整套的动作,我笑了,这位是一个曾经系统学习过风水理论,并且动手实践过的行内人士。只是看他摆弄罗盘,定方位的角度不到位,与我勘测到的真龙位相差很大,也许此人仅仅是懂得勘测流程,并未懂得风水精髓。

“原来林先生是行家里手啊,在下失敬了。”我笑着对他说。“哪里,很多年没有碰过这东西了,当年家里穷,没有钱上学,就跟着我二舅出去帮别人看风水,混个饱饭吃。后来自己出门打工,就荒废了这门技术,多年未曾学习,看到这罗盘,心中感触良多啊,让老师见笑了。”林先生诚恳地看着我,“我看先生虽然年纪不大,但是精神饱满,有出世逍遥的气质,可否拜托先生看在我们有缘相遇的份上,帮在下在此山选择一块风水吉祥之地?我想在此处葬我先父。今天陪同我来的几位,就是此处公墓的管理人员,帮助我来挑选理想的墓穴。”“林先生怎么会对我这个陌生人会如此的信任呢?你怎么确定我的观地水平就能够让你满意呢?”我有些诧异。“不瞒阁下,你的气宇言谈,与平常人不同,眼神深邃明亮,神清气爽。我当年跟随二舅走南闯北,见过一些奇异人士,先生的气宇就很类似这些人,所以我贸然请求先生,不知老师肯否帮助我?”呵呵,看来林先生果真是业内人士,不仅仅懂得风水,还会看相。“看林先生你刚才用罗盘定下峦头,从风水大略上来说,你觉得此地风水如何?”我想考考他,看他的学识到底有多少。

林先生沉吟片刻,“从罗盘打出来的方位看,此处在数理格局上并非是占据天时地理的龙穴,但是单纯地感受此地的风水环境,却是一处绝好的宝地。风水的骨骼是数理,而现象只是数理的皮肉毛发。数理不良,再好的风水峦头,都隐藏着凶险。”听完他的话,我心里对于他有了更深的认识,此人系统学习过易经风水之术,属于理性派。这样的人在学习的初期,一定是受到过教授老师的严格训练的,将各种风水格局、流派、理论熟记于心,好像是药店的学徒那样。这些人很少有自己出山的机会,都是跟随师父出门实践,只是看到了勘测风水表面的形式,却不知道观测决定风水的精华,就在于“内心”的变化揣摩。这是缺乏实践经验,如果没有大量的实例案例作为参考,就不能够从千差万别的山水脉络间找出相同的永远不变的“风水铁律,真龙格局”。

听他说完,犹豫片刻,我还是准备实话实说,“林先生,恕我直言。你刚才调整罗盘的方位是错的,定罗盘首先要考虑风水的三大要素:日照、风速、河流。我们有时候看到的景色不是原本自然的景色,而是由光线折射,或者是树木掩盖遮挡后造成的幻境,不是严格的意义上的真实格局。就好像一个人戴了假发套,你看不清楚他原本的头型一样。定方位不仅仅要定下来罗盘上指南针的数理方位,还要看你是在具体环境中那一个方位勘测下来的数据。我们站在地理方位的中心点上,定出来的九宫八卦方位,与处在地理边缘上定下来的方位,格局标准是大不一样的。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从表面上看,好像是此山的山腰,以进山的大门距离开始计算,到延伸出去的那一面山体为截止,这里还不算是中心点。如果我们计算中心点的方位偏差了,那么,依据错误的轴心测算出来的旺宫贵穴的方位就是错的。”林先生听我说完,恍然大悟,连声称是,“先生说的对,指南针永远都指向南,可是站在不同的地理方位上,由于山形水势的走向不同,这个数理格局的意义就发生了改变,先生高人也!”

我缓缓道来,“其实,风水的奥妙和中医的原理极其相似。医生要对人体结构非常地熟悉,要对中医理论透彻了解,要把药方、药性倒背如流,看到症状就能够迅速地找出治疗的方法与药方。风水师也是同样的道理,要熟知山水的结构与灵性,要了解不同地域的山水特点、形成的历史过程,要熟知地球经纬度对于不同地域的影响力,要了解每一处水源从何而来,流往何处,要清楚分辨真假龙脉。有的时候,因为四季变化,水流或者山林的形象有所改变,会在表面上造成‘风水龙脉’的假象,可是当季节一改变,水源干涸的时候,此处就是‘绝死之地’。所以,要勘测出一处好的风水,不是简单的用罗盘能够测量出来的。”

我对他说的,是风水师密不外传的堪舆之术,分辨风水师父的真假道行,往往就在这看似简单的基本功上面。“请问老师准备在此待几天?我想好好请教老师一些问题。”林先生的态度里少了刚才的客气与恭维,更加诚恳。“我准备后天走,今晚我在附近找一处落脚之地,感受一下此处的地场。”“太好了,晚上我陪同先生一道如何?”“不用了,谢谢。我只有一个人独处才能够真切地感受自然的能量,你和我说话会干扰我的准确判断。把你电话给我,明天晚上我回到市区找你。”“好的,这是我的名片,还烦劳先生帮我选择一处好的地方,明晚在市里我设宴款待先生。至于酬劳,先生尽可放心,林某一向是讲究诚信的人,绝不慢待先生。”

呵呵,“不慢待”,他觉得几千块钱,或者上万就算是对我的很大尊重了。因为好的风水宝地确实是能够引导人的家族运程走向,对于身体健康、功名富贵起到佑护与加强的作用。这种作用是客观的、明显的、可以实证的。所以那些相信风水地区的人们,对于阴宅风水和祖宅风水的勘测上,是从来不吝啬花钱的,只是担心遇不到好的风水师。我的收费对于那些动辄上百万的香港风水师来说,算是很低廉的价格了,因为这里面的学术与技术含量很高,绝不是普通人通过几本书就能够学到的,非得花费毕生的心血才能够有所心得。一处绝好的风水宝地,就是风水师一件得意杰出的作品,可以流传后世的,是学术与经验的结晶,里面蕴含着大量的学术与智慧。

我勘测风水十七年了,勘测的风水之地遍布全国,遇到真正的龙脉之地屈指可数。绝大部分的所谓“龙脉”,只是当地的地理环境中,形成的小山小脉,形不成大的气候,更谈不上什么“夺天地之精华”的真龙灵穴。这些龙脉在历史上确实存在,但是往往都被历朝历代的帝王所派遣的高人所占据。他们找到龙脉后,建造完成龙穴,为了保证龙脉的安全延续,就会把此地曾经能够标志龙脉的特征销毁掉。这样在表面上看来,就与其他的区域没有任何差别。这样的龙脉我所知道的就有五、六处,洛阳、绥德、南京、山海关、四川峨眉,其中南京有两条龙脉。这些龙脉属于国运,主管一个朝代的命脉,不是平常人能够承受得了的。如果有谁不幸将自家的阴宅坐落在了这种龙脉的附近,往往是家破人亡。

我们平常人能够用的风水之地,都是地区性的,小规模的,“有情山水”,这样的龙脉对于人类的血脉繁衍,气运昌盛,才能够起到有益的作用。“有情山水”,指的是能够对人类的生活起居、生命生物场能起到补益、充实、养育作用的山水格局搭配。好比是在家中摆放了精美的盆景,用以调节室内环境,净化空气的作用一样,是借助自然的能量来补充命运的不足。而有些格局重大的风水场能,比如说大江大河、雄伟高山、苍茫沙漠,这些规模庞大的风水格局,对于普通人的命运流程,生命生养是起到克制的作用的,此为“无情山水”。就好比你把家安在了核电厂旁边,自然界生发不息的磁能电场,会破坏扰乱渺小人类本身具备的生物场能,从而导致生命现象的偏移。就好比用洪水来灌溉森林一样,结果一定是水土流失,万物凋零。风水的类别不同,所起到的作用不同。

当天晚上,在此处的乡镇招待所过了一夜。天很早就亮了,出门的时候,山中起了大雾,天地朦胧,沿着公路走到昨天来的地方,陵园一片寂静,看了看表,还不到六点。这么早起来的原因,就是要亲身感受一下此地的生命,看一天中从早到晚上的日照、露水、风速对于陵园风水场能的影响。在山脚转到九点多,雾消散了,上了山,直接奔向山顶。在山顶看周边的群山,笼罩在磅礴迷雾之中,若隐若现的山峰好似海洋中潜伏的龙龟海怪,太阳渐渐升高,浓雾慢慢消散,天地从迷雾中逐渐清晰。上午十一点,阳光照亮大地,浓雾消散,在一夜的雨水冲刷下,树木青翠,河水奔腾,一派生机盎然。

在山顶上打开罗盘,校对好基础坐标,选择了罗盘数理格局中最好的一块地区,就下山直奔那里而去。路上很泥泞,只能小步前行,到了中午时分,才走了短短几百米。天气越来越热,地面开始干燥了,好走很多。这里的树木以油松、柏树为主,掺杂有梨树、杨树、榆树,有的树木长得很粗壮,看上去很有年头了,树荫遮天蔽日,树林中杂草丛生,一边走,一边感受其中的磁场。正午的阳光是非常好的检测地磁场能的工具,阳光直射之下,万物蒸发的场能,是地磁场好坏最直接的体现。就好比一个身体健康的人,与一个体弱多病的人,在剧烈运动后,身体散发出来的气场是不同的道理一样,是内在体质与循环的直接表现。

出了树林,进入空地的边缘,又拿出罗盘来定了一下方位,确定此处就是这座山的龙脉所在之地,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龙脉中的“龙穴”。围绕着这块地,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转了三、四个小时。爬到山脊上,观测此山的起始与结尾;寻找此山下河水流经的走向,看周边的群山,是否压制住了此山的主脉;是否冲煞、破败了此处龙腾盘踞的气势。经过详细地勘测,此处的风水的确是上好的一处宝地。在大的格局定下来之后,下到山坡中,在此山的腹地——龙脉的腹部,有一处天然形成的平缓突出之地。此地上接日月之精华,下接山川水流之灵气,左右山形似太师椅环抱,座南朝北,生气循环,没有直接暴露在进山的路口,避免了外气冲煞,真是一处天然形成的龙穴。

站在这块突出山体的平台上,点燃了带来的香,把香插在地上,看着燃烧后的香烟袅袅升起,在空地上盘绕,又落下。此时无风,这时的烟柱就是这块地的“呼吸”。一般的土地上,没有龙脉、龙穴的磁场所产生的“气”,点燃的烟柱会呈现出散乱的形状,不成形。而真正的龙穴所在之地,燃起的烟柱,会像盛开的莲花一样,升腾空中,然后缓缓落下,这是一种勘测风水的诀窍。得到烟柱的验证后,我打开背包,取出预备好的桃木楔子,准备钉在刚才燃香的地方,这里,就是此山的龙脉、龙穴所在之处。可是手里面没有工具,环顾四周,看到旁边有干枯的树枝,取过来,用它挖地。地面因为下雨,很潮湿,没用多少力气,就挖开了一个小坑,坑底露出来了一角红布。真的是很让人惊奇,这里是原始森林,不可能有人居住,怎么会有人类的东西?是有谁在这里埋藏了宝贝?

在空旷无人的陵园,我小心翼翼地扒开压在红布上面的土,原来是一块一尺见方的折叠起来的布,红布外面包裹着一个厚塑料袋。看来埋藏红布的人,是准备将这块布在地下长久保存的。打开塑料袋,看布的颜色,依旧很鲜艳,估计埋藏在这里的时间不会太长,奇特的是,红布中间,包裹了一枚乾隆铜币。这一下我明白了,此物是用来定风水穴地的,就好像我用桃木楔子打到地里一样,目的是将来盖墓穴时,找到的龙穴不会迷失方位,同时也是告诉其他的风水师,此地我已经先占据了,名花有主了。这样的事情我过去也曾经听说过,但是现实中很少,此事是第一次。因为相中同一块地的概率原本就不高,而且还要在同一处龙穴的同一个点上,打下印记,这样的精准程度,是很罕见的。出于对同行的尊重,我把红布原样包裹好,放入土坑中,上面压着我的桃木桩,然后将土依旧埋好,放了一段树枝在上面,明天就让林老板自己来找这个标记,我就不来了。

回到市区,联系了林总,约在酒店见面。林总和几位陪同人员已经在等我了。落座后,闲聊了几句,其中有两位林总的朋友,听说林总遇到了高人,特地从宁波赶过来的,言谈中很是恭敬。我把勘测的结果告诉林总,让他明天去找那块地,我做好了标志,他很是兴奋,连声说好。等大家吃得差不多了,我说起了下午遇到的那一件奇异的事情,大家像听故事一样,聚精会神,连连发出感慨、惊叹之声。只有坐在我对面的一个人,在大家都表示惊奇的时候,他欲言又止,似乎知道些什么,等大家都平静下来,他说道,“谢老师今天遇到的事情,我听同事讲过。我的同班同学,是省委领导的秘书,两个月前,清明前后吧,他从省里回来了,说是陪同领导扫墓,临走的时候,他给我们几个哥们讲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他服务的这位领导级别很高,年轻有为,本市人,大家都预测他将来很有可能进政治局。领导为人很好,处世低调,这次回到家乡来,一是视察市里的工作,二是顺便为去世的父亲扫墓祭奠。”说到这里,他压低了声音,摆出一副神秘的样子,说道,“这次他领导回来扫墓,还特意请了香港一位著名的风水大师,因为原有的旧坟都让拆迁了,他父亲的灵位就一直摆放在陵园公共灵堂内,一直没有时间回来处理此事,这次回来,正好解决这件家事。听说祖坟的风水关乎后代的运程,穴位至关重要,所以,他特地请朋友将这位大师从香港请了过来。我同学亲自去机场接的大师,是一位七十几岁的老头,长得那是一个仙风道骨。老头不怎么说话,不抽烟也不喝酒,文绉绉的,一看就是一个大学问家。清明那天,领导和一行人陪同他到了陵园,老头谁都不理,径直走上山,领导们都跟不上他的脚步。领导让我同学陪着老人,他就跟着老人把山上山下走了一遍,最后,老人在没有被开发的一处山坡停了下来,那里有一块地,听老人说是什么“龙脉”所在之处。老人让他帮忙挖开了一个土坑,从口袋里掏出一件东西埋了进去,看上去好像是一块红布。”

我们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入了迷。他继续说,“领导后来也到了这块山坡上,老人给他说,这里是整个山的龙脉之处,要动土必须要选好日子,选择时辰,举行仪式才可以,不能盲目地动工,否则会触动龙气,家宅不安。回到市里,领导专门嘱咐我同学关于这块土地的开发审批手续,一定要让他关注此事进展。”

他的一席话,让在座的每个人瞠目结舌。原来还有如此精彩的一段故事啊。我问他,“你能想起来那位老先生他贵姓吗?”他回想半天,摇摇头,“想不起来了,同学没有说。”哎,不能与此位前辈切磋技艺,真乃一憾事也。我知道,在香港著名的风水大师,有真功夫的,超不过五个人。而年龄在七十岁以上的,就只有两个,这两位都是深得风水精髓的大师,很久都不见他们的踪迹。我知道香港特首曾请他们其中一位出山,为家里勘测了一次阴宅。不知道这位领导托的什么关系,能够请到这样顶级的人物出场,也算是他的福气。看来这块地,林先生是没有可能占据了。不过在此处龙穴周边三十米的范围,都还受龙穴磁场的辐射,也是上等之地。此处龙穴主富贵双全,佑护后五代人官运亨通,富贵绵长。此穴东南方的位置,主富,主子女后代多出国;东北方的位置,主家中后五代有做官至厅级以上之人。明天就和林先生再同去一趟,帮他挑一块满意的阴宅吧。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