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强弩之末,俄罗斯内忧外患
2018-03-19 09:26:33
  • 0
  • 1
  • 40
  • 0

转载请注明出处:公众号 阿甘看天下

§ⅰ 烧香还愿

本来要解读两会,或者是日渐升温的台海局势,眼见游弋不定的美航母南海反潜,川普签署『台湾旅行法』,蔡英文当局明目张胆采购F-35军机,东北亚危局已经到了图穷匕见的摊牌时刻……泱泱大国,周边地缘局势八下冒烟,即将趋于白热。

但要向各位看官乞谅。笔者承诺了小朋友圈内一位读者,专门点菜俄罗斯的话题,一拖再拖。3月18日呢,恰逢俄总统大选,和橡皮图章游戏无限趋同,普京大帝的登基大典并无一丝悬念,投票也只是沦为过场秀。本期权当烧香还愿罢。

§ⅱ 中毒事件

2018年的俄罗斯命运多舛,近在眼前的棘手事件,就是英国驱逐俄罗斯外交官。

3月13日,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宣布,采取包括驱逐23名俄罗斯外交官在内的一系列措施,以报复俄罗斯涉嫌参与发生在英国的俄前特工中毒事件。这个突发事件直接恶心到了普京大选。俄驻英大使馆在社交网站发文称,英俄关系跌至零下23℃,但俄罗斯不惧严寒。这种苍白的鸡血口号,大概只能哄哄小粉红罢。

所谓中毒事件,指的是3月4日俄罗斯双面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尔与女儿尤利娅在英国威尔特郡索尔兹伯里市街头一条长椅上昏迷垂危。英国警方经过调查宣布,谢尔盖遇袭案使用的是前苏联在80年代开发的军用神经性毒剂『诺维乔克』。基于红色帝国对于‘叛国者’的传统手段,英国指控俄罗斯与此事件有关。

稍微追溯下历史不难发现,俄罗斯异见分子抛尸境外早已经不是第一次。姑且不论本次中毒事件真相到底是英国捕风捉,还是俄罗斯空穴来风,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随着中毒事件持续发酵,俄罗斯与英国关系迅速降温的同时,与力挺英国的美德法等传统西方国家关系恶化也几乎板上钉钉。这种局面对于普京政府一直希望和西方改善关系、以解除对自身的经济封锁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中毒事件充其量不过是矛盾厚积薄发的导火索,俄罗斯与北约、与欧盟长年来的关系恶化实非一日之寒。抛开前苏联和西方对峙年代的恩恩怨怨不说,普京大帝治下,俄罗斯和西方的矛盾焦点首推乌克兰危机,而乌克兰危机源头在克里米亚。

§ⅲ 俄乌阋墙

乌克兰盛产美女天下皆知,风头甚至盖过令世人谈虎色变的核弹头。几百年来,丰饶富美的乌克兰就像一位美女依偎在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罗马尼亚等周边大国怀抱,但始终被压在身下。如同颠沛流离的库尔德人一样,乌克兰人的独立梦想从未间断。从地图上看,克里米亚半岛是俄乌之间的海上驿站,然而在历史和文化上却更加亲俄一些,因为克里米亚半岛上的传统居民是俄罗斯族人。

俄乌同属东斯拉夫人。1954年,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为纪念‘俄乌合并300周年’,头脑一热把克里米亚割让给了‘兄弟的乌克兰’做见面礼,从此埋下祸根。鲜为人知的是,苏共第一代党魁列宁曾是乌克兰独立的狂热支持者,但苏共一统后却吞并了乌克兰……所以,对日后赫鲁晓夫的慷慨馈赠,乌克兰人并不领情。

克里米亚划归乌克兰只限于行政区划变更,而并不具有领土交割的实际意义,因为乌克兰的头顶始终盘踞着一座巨神苏共中央。这一点所有乌克兰人心知肚明。

列宁时代貌合神离,而之后的斯大林时代,更成为乌克兰人时刻舔舐的伤口。1933年,斯大林为了征粮实行‘集体化’,让欧洲粮仓乌克兰出现了饿死800万人的大饥荒惨剧。苏共带来的梦魇,常常让夜半醒来的乌克兰人冷汗涔涔、咬牙切齿。

1991年圣诞夜,那个外表光鲜、内部腐朽的政权轰然委地,独立的乌克兰人迫切希望紧追西欧,成为第二个芬兰。然而不幸的是,乌克兰经济状况持续得不到改善、民生困苦,看不到未来的乌克兰人选择了迁怒历史,开始去俄罗斯化,但此时的祸根——居住在克里米亚的俄罗斯族人却思念回家。乌克兰陷入南北分裂。

2014年3月16日,克里米亚举行全民公投,96.77%参加投票的选民赞成加入俄罗斯联邦。3月20日,俄总统普京批准了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联邦的条约。但2014年3月27日,联合国宣布克里米亚公投无效,不承认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

短期来看,强硬的普京大帝得势了,但从此却陷入被西方长期边缘化的囚徒困境。

§ⅳ 常人普京

从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的那一刻起,不管是军事同盟北约,还是经济巨人欧盟,对俄罗斯的敌对态度就再无半分转圜余地。长期受到西方制裁的俄罗斯经济一直不景气,但当看到比自己更加凄惨的金三将军,普京大帝还是情不自禁微笑释怀。

2018年3月1日,距离俄罗斯总统大选投票日17天,普京发表了自己任期内的第14份、也就是2017年度国情咨文。众所周知,国情咨文是对政府一年工作的总结,按照惯例应该在年末发布,而本次拖后三个月,显然是为了给大选贴金。

1月26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对和俄罗斯有关的9家实体和21名个人实施制裁,在乌克兰和克里米亚问题上对俄罗斯继续施压。1月28日,俄罗斯反对派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尼在全国超过100个城市及市镇发起示威,呼吁人们抵制大选。

警方在示威期间拘捕了纳瓦尼,随后他被禁止参选。至此,普京唯一的竞选对手消失了,只剩下一帮跑龙套的乌合之众在自顾自表演。拘捕纳瓦尼的1月28日当天,俄罗斯民调显示,普京的民意支持率虽然依旧遥遥领先于位居第二的俄共候选人格鲁吉宁的7.8%,但比起2017年初的86.1%,已经下降到了70%上下。

幕后的普京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一切。虽然大选结果从一开始就没有悬念,但他希望自己的支持率能够像特色国家那样全票通过,而不是像民主国家那般各执一词。

普京并不是一个如小粉红们意淫中的那般油盐不进的铁血大神,他也是普通人,有普通人的喜怒哀乐,更有普通人的疑惑和恐惧。但普京比起普通人的高明之处在于,他深知俄罗斯的命门之所在,并能利用命门牵动着俄罗斯民族的大众情绪。

§ⅴ 国民窘迫

关起门来吹牛固然狠是过瘾,但带来的短暂快感远远比不上长久的丰衣足食踏实。时下俄罗斯人最关心的问题是如何走出经济泥淖,提高民生福祉。和地球上所有做做样子的伪民主国家并无二致,特权带来的腐败萦绕难去。普京深谙国人心思,深知最需要做的只是做出迎合的姿态。但是,比起反腐只需要做做样子、并借机清除异己这样的小儿科动作,拉动经济、提高国民福利的难度系数实在是太高了。

难度系数高,是出于三方面原因。第一个原因地球人都知道,俄罗斯的经济支柱有两根,能源和军工出口,能源包括石油和天然气,经济结构单一到了极点;其次,就是赢得面子输掉里子后的西方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调整经济结构成为了永远的梦呓;最后是地广人稀、人口出生率长期低下,既缺劳动力又缺消费市场。

数据显示,2012年普京第三次当选总统后,到2017年这段时间里,世界经济年均增长率为2.6%,而俄罗斯呢?-0.5%,这个冰凉的数字,给迷信普京大帝的拥趸们兜头浇了一盆冷水,普京并没有三头六臂,发展经济就是他致命的短板。

再来看人口数据。2014年俄罗斯人口1.46亿,到2017年就仅剩下1.44亿。伴随着人口数字减少的,是人口结构恶化,年轻人越来越稀缺,甚至招兵都变得非常困难。身居东北的朋友们应该不会陌生,金发碧眼、长腿细腰的俄罗斯大美女,可是一直在为东北的娱乐业振兴默默地奉献着一切。人口问题始终是俄罗斯痼疾。

俄罗斯窘迫的经济现状还表现在贫困人口的庞大占比。数字显示,俄罗斯区区1.44亿人口中,居然有2000万贫困人口,占比接近14%,这是诱发社会不稳定的一个致命因素,对此普京自然心知肚明。他在国情咨文中称,政府的目标是在将来6年内让贫困人口减半。能不能做得到呢?按照当前现状,权当画饼充饥吧。

俄罗斯民众过着怎样的生活,通过上面的描述已经不难想象了。如何做到让国民在拮据的生活中人心不散呢?普京大帝的手段其实并不比金三将军高明多少。虽然不似后者那样明确主张『先军政治』,但时不时秀一秀肌肉、挥一挥拳头、骂一骂西方……这些常规特色手段都是千篇一律。来看俄罗斯引以为豪的军工科技。

§ⅵ 军事大国

东方不亮西方亮,经济乏力,普京聪明地把国情咨文重头戏放到了秀军事科技上。

从能够飞越地球南北两极、攻击位于另外一个半球敌方目标的『萨尔马特』洲际弹道导弹;到以新型核反应堆为燃料,可以做到超低空、长时间、且飞行轨迹无法预测的核动力巡航导弹;再到可以达到10马赫(10倍音速)的飞行速度迅速击中目标、飞行轨迹可操纵、攻击距离超过2000公里的『匕首』超音速空空导弹;可从水下发射,既能攻击航母编队,又能攻击近岸目标的小型无人核潜艇;最后到概念中的新型激光武器……经济衰退、穷兵黩武,由不得人们不回忆起前苏联。

展示完这些超级大杀器后,普京不无得意地宣称,『俄罗斯曾经是目前也依然是核大国,可某些国家不愿与我们展开建设性对话,不愿倾听我们的声音,而现在,你得听了』这到底是一种自信呢,还是赤裸裸地恐吓?或许只有普京自己能够说得清楚,但这并不妨碍挣扎在贫困线上的俄罗斯人,茫然地去投票点支持普京。

§ⅶ 北极航道

上文讲到,俄罗斯经济结构极其单调,命脉除了强大的军火出口,就是石油、天然气和近年来越来越稳定的粮食出口创汇,而不论出口何种商品,运输线路都是头等大事,而国内基础设施建设落后,又是俄罗斯的致命短板。没办法,缺钱呐。

在这种局面下,普京政府把战略目光投向了北冰洋新航道。从地图上看北冰洋周边,大致可分为四部分,东西两边是俄罗斯和加拿大,东西两头是挪威和美国阿拉斯加,中间偏西是世界第一大岛格陵兰岛。一目了然,北冰洋航道是联系亚、欧、美三大洲的最短航线,可以直接避免绕行繁忙的巴拿马运河和苏伊士运河。

从地图上看,北极航道有两条,加拿大沿岸的西北航道和俄罗斯沿岸的东北航道。西北航道被喻为北冰洋的『圣杯』,意思是耶稣基督最后的晚餐所用之杯,东北航道重要性半斤八两。但这两条黄金水道在北极冰封、冰川融化之前并无价值。

但是,近年来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冰封的北极大门慢慢敞开在世人面前。除了丰富的自然资源,北极航道的商业价值,估计连傻子都看得明白。从东北亚前往欧洲或北美,取道北极航道比足足比绕行苏伊士运河或巴拿马运河减少航程40%!

写到这里多说一句,回想1867年,美国用区区720万美元从俄国手里买下阿拉斯加,如今成为扼守北方航道的咽喉。俄罗斯人一念至此,估计连想死的心都有。

不废话。其实早在2015年,俄罗斯就推出了开发北方航道的计划,当时这条航道每年的货运量只有区区400万吨。而按照俄罗斯远期规划,到2030年每年货运量争取达到8000万吨,这可就牛掰大矣。但坦率说,普京政府固然雄心勃勃,但以俄罗斯的经济现状,暂时是不足以匹配这份野心的,俄罗斯需要借助外资。

§ⅷ 中俄关系

俄罗斯亟切需要外资,而又长期面临着西方世界的联手制裁,此时最理想的投资伙伴当然是中国,后者非但外汇储备全球第一,而且按照中俄双方的说法,那是‘战略伙伴关系’,甚至前面还要特意加上一个看起来含金量十足的修饰词,成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按说如此亲密的关系呢,应该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才对,但是,中俄贸易现状多少年来却一直乏善可陈,两国一直貌合神离相互提防。

中俄与其说是在主动发展友好关系,莫若说是两个失意国家的抱团取暖更为贴切。局势明摆着,美国不待见俄罗斯,更不待见中国,敌人的敌人勉强可以算是朋友吧。但如果仔细分析中俄两国的贸易数据,却发现远不是那么回事儿。按照两国媒体报道,截至2017年底,中国已经连续8年保持俄罗斯最大贸易伙伴国的地位。这话甫一听起来不错,但具体到数字层面,端倪立即就暴露出来了。

据中国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俄罗斯与中国的贸易额840亿美元,这已经比2016年同比增长了31.5%,可见以前双方贸易额是多么的可怜!但即使如此, 2017年中国对俄罗斯的累计直接投资额也只有区区82亿美元,这简直是『若有若无』。要知道,仅仅2017年前11个月,中国在哈萨克斯坦的投资就高达214亿美元,和中美2017年贸易额5800亿美元更是云泥之别。真的是可有可无!

有人要问,为什么中国对俄罗斯的投资这么小呢?原因足以让所有鼓吹中俄友好的小粉红们跌碎眼镜,俄罗斯根本就不想给中国机会!而即使中国对俄罗斯投资的82亿美元,还是建立在中国是俄罗斯原油出口的最优质客户前提上的,是中国屡屡在西方制裁俄罗斯时献上采购大单!俄罗斯‘知恩图报’,适当放开了对中国企业的贸易保护,中国资本得以投资82亿美元。对比国内媒体天天怒骂美国、力捧俄罗斯,这个尴尬现状是不是很讽刺?然而这却是实实在在的真相。

中俄扯不断理还乱的恩怨,还要追溯到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不多谈哈。俄罗斯对于改开后中国的崛起,一直怀有深深的戒惧之心,在迫切需要引进外资、在苦苦巴结时时刻刻制裁自己的西方资本而不得的局面下,依旧对中国这个所谓的‘全面战略合作伙伴’怀有如此戒心,这到底是俄罗斯的不幸?中国的不幸?还是双方共同的不幸呢?由此可见,没有共同的价值观和信仰,只有眼前利益的所谓‘战略伙伴’,大难来时互相拆桥从来就不是什么稀罕事。

不妨再多说一句。俄罗斯的军工产业仅次于美国,但它出售给和中国有领土争端的印度、越南等国家的武器,都优于出售给中国的武器,篇幅所限不举例。俄罗斯是怕中国的山寨产品抢占了自己的市场?还是怕中国强大了威胁到自己?还是兼而有之呢?或是另有其他不为人道的难言之隐?估计中国也是一头雾水。

§ⅸ 崛起尚早

看看字数,做个收束罢。

脱胎于前超级大国苏联的俄罗斯,从来就是一个骄傲的民族,对于西方的信仰、文化、价值观、高科技……它嘴上不承认,但心里是服气的,所以尽管面临西方重重制裁,从戈尔巴乔夫到叶利钦,再到梅德韦杰夫,俄罗斯从骨子里是想亲近西方的。

但是,这个民族又始终不能融入进西方文明,在严苛的生存环境下,不得不与自己并不愿意结交的小伙伴虚与委蛇,相互抱团取暖。但双方其实都明白,露水夫妻终究难以长久。在这种局面下,俄罗斯广袤的国土、稀少的人口、狭小的市场……注定了其大国崛起之路异常艰难,尤其在市场方面,它太依赖西方了。

而2018年普京连任总统呢,表面上看是俄罗斯人心凝聚,其实换个角度看,如果让更加年轻、更加容易融入到西方的梅德为杰夫上位,对于俄罗斯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但对心高气傲的普京大帝来说,接受『功成身退』的天道思想毫无可能。如此,一旦连任后国内经济持续恶化,等待普京的是什么命运?拭目以待。

最新消息是,根据3月16日英国《卫报》报道,英国外交大臣约翰逊直接地表示,俄罗斯总统普京『极有可能』亲自参与了对俄前双面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尔父女喷射神经毒剂的行动。『我们认为非常有可能是他(普京)下令,在英国街头直接使用神经毒剂,这是二战以来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也是我们与俄罗斯不合的原因』约翰逊的话,直接从根本上定性了英俄关系。

这段话从英国最高外交官的口中说出来,其实本身已经代表了美英德法传统西方世界。针对双面间谍中毒案,3月14日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宣布对俄罗斯实施新的制裁,除了向23名俄外交官员下达驱逐令,限1周内撤离外,还禁止两国高级官员互访,皇室成员及内阁大臣将不会出席俄罗斯2018世界杯等。

总结。3月18日即使高票加冕,四面楚歌的普京恐怕也意兴阑珊,而普京如果打喷嚏,俄罗斯就该感冒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