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悉尘世VS愤世嫉俗,从苏东坡说起
2017-10-29 17:16:37
  • 0
  • 0
  • 4
  • 0

谁言世间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上阙写实,下阙入梦,白描出一幅月明之夜、松冈茔冢、轩窗之内、阴阳重逢的惊心动魄画面。人乎,鬼乎?人鬼情未了哀婉凄绝,字字泣血句句和泪,足以瞬间融化人心之中最柔软的心尖儿。

词如其人,如此婉约佳句非至情至性之人断不能为,而居然出自豪放派鼻祖之手。

§ⅱ 不说人话,有不说人话的理由

又到周末。

西风紧、北雁南飞,逼人的寒意,让人呼吸之间也不得不小心翼翼。聊点儿什么好呢?本来应圈子内一位朋友之约,要谈的是关于「棚改」方面的话题,但敲了几大段之后,感觉过于锋芒毕露,自己倒是言无不尽畅快淋漓了,但十年两届的华山之约在即,江湖同道尽皆侧目七怪五绝论剑之际,把人家压箱子底的那点糗事儿抖个底朝天,终觉大大的不妥。故此狠心删掉重新铺排。

违心的话又不想说,思来想去,就只有扯点儿废话最为识时务了。明知会遭到众多鸡汤文厌恶者吐槽,但没办法,又有谁可以不计后果,发一段风骚犀利的养眼文字看看?嘿嘿,秒删之后静待喝茶之邀罢。

趋吉避凶乃人之天性,矮檐下由不得不低头。狠小人是不?但绝不虚伪。

§ⅲ 谈啥能量,也是要有资格的

经常会在发帖后收到类似如下的留言——那啥固然有诸般不好,但已经尽力了而且也在进步,而先生笔下的时局,每每让人心生绝望,就不能传播点儿那啥能量吗?每每看到此类质询,笔者总是心头惶恐继而软语宽慰,我的帖子不是让人心生绝望,而是让你客观看世界、乐观过生活……云云,继而从心底发出一声苦笑。

每个人的阅历和情商固然千差万别,然归根结底,每个独立个体都是要对自己负责的对不对?我们希望看到的是真实的本质,而不是虚假的表象。锱铢必较的民官利益角逐,你少一分他才可以多一分,纵然你给足了他时间空间,制度改良的基础可存在么?空口说教太过苍白太过平面,举个小栗子帮助理解。

畸高的房价已至人神共愤,表面上限这限那天花乱坠,可骨子里却只想通过土地溢价榨取最后一个铜板。如此,戏演得再卖力、曲唱得再动听,能解决根本问题吗?而不幸的是,此刻抠屁股咂指头的房奴们却同情心泛滥,自身被卖却还帮着卖家数钱的主儿,居然大言不惭妄谈什么啥能量,只能让人想到鲁迅先生笔下仙台的大清国留学生,没得让人感到恶心。

§ⅳ 不由自主的来,但要明明白白的走

草木一秋人生一世,不求九流三教的学问尽皆通晓,但求明明白白看清自己曾经活过的这个世界,尽可能不留遗憾的走上奈何桥,接过孟婆手中那碗热汤,再做来世的打算。否则,就像这个国家千千万万的阿Q先生般混球一个,浑浑噩噩的降生,懵懵懂懂的撒手,又与天地圣人眼中的刍狗何异?

可以痛快淋漓的看破说破,也可以不动声色的勘破不说,只是不要愤世嫉俗才好。上下两千年,这个国度愤世嫉俗的人不胜枚举,从先秦的屈原,到晚清的王国维莫不才华横溢但晚景凄凉,由此导致冲天的怨气贯穿青史,数度集结复又弥漫,引动多少后来者不自觉遁入彀中而不能自拔。但不管客观环境再怎么不如意,

愤世嫉俗始终是一种主观病态。幸运的是,浑浊的主流之外却也有清流几许,譬如光耀五百年「我心光明」的王阳明,譬如让人甘愿穷尽一生追随项背的苏东坡。

§ⅴ 多舛的仕途

川蜀地灵人杰,诞生在眉州的苏子更是位罕见的全才,工书法精绘画,汉赋唐诗宋词甚至散文,都是首屈一指的大家。俯瞰华夏五千年文明史,这种全才人物也属凤毛麟角。独步天下的才华自不多言,最为后人称道的是先生率真的为人和放达的天性至死不悔不渝。顺境时不屑设防,逆境中泰然处之,虽佛老辈亦难企及。

先生名轼,本意为车前之扶手,取其默默无闻却扶危救困、不可或缺之意,历经四帝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徽宗五朝。观其一生,21岁参加科举,以一篇《刑赏忠厚之至论》折服文坛领袖欧阳修,预言「此人可谓善读书,善用书,他日文章必独步天下。」每读至此总不免慨叹,天才对天才的赏识总是那么精准!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天才巨匠,入仕后却一生不受重用,并被新旧两党轮番打压。

北宋神宗哲宗时代,以王安石为代表的新法推行者,和以司马光为旗手的旧法维持者党争不断。苏子天纵英才,无论依附哪一方都可飞黄腾达位极人臣,但在现实和理想之间,他始终选择做一个坦荡的政客,用尽全部心力去精研变法之得失。

新党上台时他力陈过犹不及于民不利,旧党得势时又反对全废新法,主张择善而从,搞来搞去新旧两党都容不下他立足朝堂,只好在一次又一次的贬谪中四海为家。每次潮水褪去,孤零零守望在沙滩上的裸泳者都是他,这一点像极了太史公笔下的西汉帝师晁错,工于谋国却拙于谋身,终落得被皇帝腰斩于市献祭。悲夫!

不妨设想一下,如果没有那份惊世才华,苏子自然是看不到帝国问题症结的,那末即使想说也无话可说。其过人之处在于每每能够洞悉时局利弊,而这恰是一个正直天才悲剧之根源。每天所思所想,皆是如何利国利民革除积弊,想到了就如鲠在喉不吐不快,而只要说了就是引火烧身。一个专制社会的无解逻辑。

始皇帝以来亘古不变的集权政治模式下,忌才是所有在位者的通病。奴才好用没有用,人才有用不好用,唯恐人才压倒自己。即使在不得已时启用了人才,鸟尽弓藏的悲剧命运却也早已注定。这也诠释了人才为什么总是倒霉时多、走运时少。

庸人要出人头地粗看很难,但努力终有希望。要让天才为了避祸而缄口不言甚而失去本真,那可就困难得多,而这正是后世郑板桥口中「难得糊涂」之真谛。苏子一生率真,说话做事皆依本性,才气纵横而不愿收敛,事故者眼中的取祸之道。

后世庸才总喜欢自作聪明的去揣度天才没有‘自知者明’,是真不自知吗?圣人推崇「尽心知性知天」,苏子对自身境遇心知肚明,故而喜自嘲而从不怨天尤人。晚年得子,那首著名的自嘲诗《洗儿戏作》一吐心声: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看透而不去迎合,只是不屑罢了。

§ⅵ 通透的人生

不同于沉江明志的屈原、溺湖超脱的王国维、古佛青灯的李叔同……上天塑就了苏子豁达的心性,既然不肯为立功同流合污,那就立德立言好了,如此随遇而安。尽管仕途多舛,但愤世嫉俗从来不是他的标签,而始终乐观积极的享受人生。

学贯儒释道,交友遍及宗庙林泉,从心系社稷的政客,到不拘泥「君子远庖厨」的美食家,苏子的一生,身边从来不缺少名流不缺少精彩。前文提到的欧阳修,同代的黄庭坚、秦观、佛印……各色杰出人物甚至村夫野老皆可坐而论道。

感情上,上天对一个天才的宠溺也得到了极好的体现,人生的不同阶段分别赐予他三任红颜知己,小心翼翼的守护着天之骄子的精神家园。

发妻王弗才貌双全博闻强记,更难得人情练达并有知人之明,正是得益于她的守护,锋芒毕露的苏子才在宦海沉浮之初得以保全。红颜通常薄命,本文题头的那阙悼亡词,寄托的正是苏子对发妻的无限哀思。斯人已去,徒唤奈何!

聊到这里插句题外话,笔者每读金庸先生的《射雕英雄传》,总自觉不自觉从东邪黄药师的妻子冯蘅身上,窥测到苏子身后王夫人的影子。是不是自作多情呢?恐怕只能问金庸先生本人罢。这方面不是没有先例,天龙里语笑嫣然的小表妹王姑娘,不就是老爷子一辈子不能释怀的梦中情人夏梦的影子么?

回到正题儿。发妻去世前,安排其堂妹王闰之续弦。这位王夫人才华虽及不上堂姐,但为人贤淑并极擅理家,苏子25年的流放生涯中,两人始终相濡以沫,而支撑起这个颠沛流离的贫困之家的王夫人,最后终因心力交瘁中年谢世。最后登场是家婢出身的如夫人王朝云,聪明早慧并深谙人情世故。苏子晚年被贬黜岭南,朝云明知此行可能有去无回,依然义无反顾追随夫君南下,最后病逝于惠州。

关于这位如夫人有一则野史趣闻,颇能看出她是一位对丈夫怀才不遇深深理解并包容的巨眼英雄。据说有一次苏子袒胸露腹午睡,醒后打趣下人自己肚子里装的是什么?众皆「满腹诗书……」云云,只有朝云灵犀一点,言「夫子是一肚子的不合时宜!」苏子大罕之下遂引为知己。通透之人交流,何须繁文缛节长篇大套?

和古今中外的天才命运相似,苏子的诗文书法固然可以雄视百代光照千秋,然而他在自己生存的年代里却是一生潦倒不得志,尤其是中年以后生活异常拮据,这从羊蝎子、东坡肉这些美食典故可见一斑。但苍天怜惜其才华,在三位如花美眷倾力呵护下,贫瘠的物质生活之外,苏子的精神家园始终是饱满而且充实的存在。

65岁也就是离世的前一年,徽宗朝大赦天下,准许苏子从海南岛回归大陆,他对自己的一生盖棺定论,「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早年的政客生涯,早已被他视若粪土,与所谓的功业也早已不沾边了。

今天热爱艺术的人们应该感到庆幸,正是拜苏子当年的不幸所赐,才成就了今天我们的大幸。想想看,如果不是当年少了一位有志无时的宰相,恐怕我们今天不会看到那么多奠基在深厚人生阅历基础上的、美轮美奂的艺术作品罢。

§ⅶ 余韵悠长

人性自古都是相通的,并不会因朝代的更迭而稍有不同,更何况本来就没啥不同。而不同时代的人们,面对相同的人生境遇时,能采取的应对之策往往也是相同的。这正是我们研究、传承古人思想的一方面价值体现。

苏子的人生经历能带给我们什么呢?

无论客观环境好或者是差,你一定要认清而不是自欺,之后才是顺势而为,乐观快乐的过生活。而无论别人说什么,都代替不了你自己对于生活的那份真实体验。

快乐过一天就是一天,而一生感受不到生活快乐的人无疑是可悲的,即便他是腰缠万贯的财主,甚至是被众人膜拜的偶像,泥塑木雕而已,甚至只是一张画儿。

我们追求的是脚踏实地的快乐感觉,而非俗世人眼中自己感受不到的幸福,甚至只是屁股下面的一张椅子。

一扇透过现象洞悉本质的窗口,专为财经小白们量身打造。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公众号「阿甘看天下」。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