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理财季,川普&鲍威尔引领下的美国和美联储
2018-03-17 16:37:23
  • 0
  • 0
  • 11
  • 0

 § 扯淡闲篇

对于初识『阿甘看天下』的读者朋友来说,缺少了惯常冗繁的论据支撑,本文看起来不免略沾脂粉气。但对于老读者,纯理论叙述反而可能让阅读过程更轻松。

小朋友圈里有位身处东南沿海、做外贸生意的靓妹子,手里最不或缺的就是美元,但最近看烦了对软妹低眉顺眼的美元汇率,总是气不打一处来,动辄就抱怨美元不够坚挺给力。好在呢,宠溺美女是君子天性,每逢伊吐槽时刻,四周总会泛起一片软语宽慰之声,在善意的哄笑和打诨中,群内充满了生动、鲜活的融融气氛。

川普元年的美元,总是让人恨不起来又爱不起来,而川普次年命运会翻身吗?

§ⅰ美元避险

3月14日,就职中行的小师妹推荐外汇理财产品,略略浏览一遍,美元理财利率从1.4%-2.4%不等的样子。对比同期人民币收益率,果然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利率低并不妨碍越来越多的人钟爱美元,只为在通胀来临时可以保值。而且,美元作为全球石油贸易的最终结算货币,本身就是货币之母,危机中兼具避险属性。

3月9日,央行发布数据显示,2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增量1.17万亿,比上年同期多828亿;广义货币M2余额172.91万亿,同比增长8.8%;狭义货币M1余额51.7万亿,同比增长8.5%;流通货币M0余额8.14万亿,同比增长13.5%。当月净投放现金6788亿。庞大的货币基数,和6.5%的经济增速底线共同决定了,

央行纵然有心逃避金融风险、控制货币增速,但终究徒唤奈何,货币依旧凶猛!

虽然我们的经济增速已经从两位数跌落到需要保6.5%,但从上面一组数据中仍可清晰看出,依靠货币扩张、举债维持GDP增长的格局从来就没有真正扭转过。

2010年11月2日,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吴晓灵女士就曾坦言,『过去相当一段时间央行存在货币超发的问题,特别是2009年,为了应对金融危机采用了「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历经8年风雨后再度回首这句话,仍让人感觉毫不过时。

根本发展模式从未发生改变,依旧是政府、国企主导投资,靠增量经济保证就业。

钱印多了购买力自然缩水,尤其是货币总量超过财富总量(83万亿)2倍以上还在高速增长时,通货膨胀理所当然会成为所有人心头挥之不去的梦魇。如果再展望房地产税开征后的房价下跌、资本外溢,会让更多习惯未雨绸缪的人寝食难安。

这群人最终把目光锁定在了美元,并调皮地称之为『美金』,而美金的成色和信用,最终取决于美国经济基本面是否坚实,以及美联储的金融霸权是否依旧强大。

§ⅱ 科恩辞职

3月13日,一则重磅消息刷屏,华尔街背景深厚的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突然被总统川普宣布下课,改由中央情报局(CIA)局长蓬佩奥接任。相比温文尔雅的蒂勒森,蓬佩奥鹰派十足。拿掉除了副总统和众议院议长之后的白宫第四号人物,缘于总统和前国务卿在朝鲜、伊核协议上存在重大分歧,属于外交和国家安全范畴。

有人算过,川普执政14个月,白宫见证了37次高官更迭。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联邦调查局长詹姆斯·科米、新闻秘书肖恩·斯派塞、首席战略师史蒂夫·班农、首席经济顾问加里·科恩、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先后不得不黯然离开。最新版本是,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将成为第38人。任性川普毫不在意!

但真正令经济界感到巨大担忧的,是3月6日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加里·科恩的离去。作为白宫核心层内支持自由贸易的平衡力量,科恩因为反对课征钢铝关税未果而辞职,这相当于为中美贸易前景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阴影。不要再重复川普对钢铝征税并非针对中国而是面向全球,这样教唆别人的人,恐怕连自己都不相信。

科恩的继任者是拉里·库德罗,关于这位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任内监督白宫管理及预算局的人物,还未正式上台就讲了这么一番话,由不得国人不冷汗直冒。

§ⅲ 以退为进

作为前苏联终结者里根总统的铁粉,川普是一个英雄情结浓厚、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他给外界的标签是强势、乖张、特立独行,通过观察其频繁退群、贸易保护、资本回流、产业回归、税改医改、重拾基建……一连串令人瞠目结舌的举措,其实都紧紧围绕着一个雷打不动的中心展开,『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

行文至此,再次感慨下民主国家的选票,在不同的历史时代总能做出最佳取舍。

在国债、赤字高企的今天,美国人选择了能解决这些问题的川普。退出TPP、巴黎协定,重新谈判北美、美韩自由贸易协定……川普一直在不知疲倦地颠覆着旧秩序。从表面上看,美国仿佛失去了带头大哥的地位,让主要竞争对手中国趁机不断扩大地区影响力。但这一切注定只是表象,一年之后人们才开始幡然醒悟。

川普的狡黠,从其对TPP的态度展现得淋漓尽致。关于这部分内容,笔者在1月30日撰文《川普180°鬼魅转身,TPP死灰复燃?》中已经讲过不赘述。川普只是在以退为进,摈弃所有对美国不利的贸易条款,然后伺机重新做回群主。

§ⅳ 逆全球化?

既然退群都可以成为一种以退为进的策略,那么川普所谓的贸易保护、反全球化主张,都只不过是其实现目的的手段。众所周知,贸易全球化的倡导者是美国,

在全球化过程中也是最大的受益者。之后中国改开崛起,而2001年加入世贸后,美国感受到了威胁,开始提出反全球化主张。而真实目的呢,是重新打造一个由美国主宰的全球化而已。老祖宗有句古训,不是太子,穿上龙袍终究不像皇帝。

为节约篇幅,笔者并不打算罗列论据,只想引用1月20日结束的第47届冬季达沃斯论坛上著名的『马云之问』,来窥视美国并非要放弃贸易全球化的真实心思。

『30年前,当我刚刚大学毕业时,就听说美国有个伟大战略:将制造业外包给墨西哥、中国,把服务业外包给印度。美国只想控制知识产权、科技、品牌,而将较低层次的工作交给世界其他地方』马云说,这确实是一种伟大的战略。

事实上,美国正是从上述全球化战略中攫取到了最大块的蛋糕。美联储印刷美元,从海外加工厂进口满浸着劳动力血汗和环境污染的低附加值产品,美国人享受到物美价廉的同时,靠输出技术和高附加值产品并印刷美国国债,又成功实现美元回流美国,反哺美国的股市、楼市等资本市场,这相当于那些国家在为美国打工。

当看到打工者的口袋被血汗美元高高撑起时,美国改变主意了,她想通过逆全球化削减并剥夺回那些美元。问题是,如果美国达到了目的,她依旧会怀念以前的模式,只不过让打工者从中国变成东南亚、印度而已,自己仍旧虎踞食物链顶端。

一阴一阳之谓道。通过逆全球化→全球化过程,美国将重新书写贸易规则,实现资本、产业转移。手段呢,除了白宫的经济、贸易政策,还有美联储的金融大棒。

§ⅴ 联储掌门

和依附于政府的央行完全不同,美联储是绝对意义上的独立央行,它最初的权力来自美国国会赋予,因而并不受白宫支配。但根据美国法律,联储主席的提名权又在总统,因此金融政策不可避免会打上提名联储主席的现任总统烙印。关于美联储的架构和运行模式,笔者在2017年11月9日撰文《美联储,即将打上川普烙印》中已经详细阐述过,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翻看。

川普凌厉鲜明的商人个性决定了一点,他不喜欢温吞水和稀泥,所以从蒂勒森到科恩都不入他的法眼,而代之以鹰扬狼顾的蓬佩奥和库德罗。但川普最重要的任命,哦不,是提名杰罗姆·鲍威尔,取代了绵里藏针的太极宗师珍妮特·耶伦。

熟知美国的人都深谙一点,美联储主席的重要性,其实是盖过美国总统的,不仅体现在可能的超长任期,还有总统除了提名之外无法辖制联储主席,而名义上的上司国会呢,基本无暇去管、也不想直接干预联储主席作出的货币决策。1996年美国大选前夕,《财富》杂志封面印着这样一句话耐人寻味,『谁当总统都无所谓,只要让艾伦(格林斯潘)继续当美联储主席就成』联储主席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长话短说。2月5日,由川普总统提名的新一届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宣誓就职。按照惯例,2月27日,新主席在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就货币政策进行半年度作证,回答各位议员的提问。作为世界所有央行的央行新掌门,鲍威尔的首秀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所有国家都想从他身上读出美联储的下一步动作讯号。

向来温文尔雅、以鸽派示人的鲍威尔,在握紧全球魔力最大的金融权杖后,立马展现出了其鹰派的本来面目。首先他压根儿就没有把发生在2月初的美国股灾当回事,认为美国股市很健康,就是正常回调,而根本就没打算宽松货币安抚市场。

其次,和前任主席耶伦讲话的太极风格完全迥异,鲍威尔没有丝毫拖泥带水,言语间对美国经济、通胀现状和前景展现出了异常乐观的自信。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耶伦制定的缩表和加息计划非但会不折不扣执行,反而可能变本加厉。市场判断,2018年美联储将加息至少4次!这等于直接封死了美元指数下跌的后门!

但是,封死美元下跌的后门,并不等同于宣告美元立即升值。鲍威尔执掌的美联储,在默默地观察并配合着川普政府的经济政策,近期目标和远期目标二者兼顾。

§ⅵ 强弱有道

近期目标就是弱势美元。川普新政中,和美元涨跌最为息息相关的,无疑是低汇率引动美元资本流向美国,这对泡沫经济体来说意味着釜底抽薪,尤其是在资本严重缺乏安全感的新兴市场和封闭市场,而有悖于资本自由流动的强力管制,一定会进一步加剧资本恐慌,短期强留带来的负面效应,必将带来长期的副作用。

川普政府当下奉行弱势美元政策,有两重利好是显而易见的。一是直接推动了美国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出口,削减了贸易逆差;二是配合税改政策,让海外数以万亿计的美元资本带着红利流回美国,从而支撑起美国的制造业投资、高涨的股市和火爆的楼市。在这个全球紧缩银根的年代,让资产获得资本支撑比什么都重要。

但是,美元疲弱、任由各种货币欺凌,这注定仅仅是特定历史时期的表象,仅仅是近期目标而已。当资本回流美国的战略目标达到后,美元必将展现出恐怖的另一面,强势美元将让泡沫经济体债务危机无处遁形。

笔者并不想重复老套的故事,关于这方面话题呢不多讲,只引述三个清晰讯号。

1月24日,美国财长姆努钦在达沃斯论坛期间表示,短期内不担心美元走势,因为美元走弱有利于美国贸易与经济。此番言论瞬间引燃市场恐慌情绪,当天晚上美元指数大跌逾1%,一时关于弱势美元时代来临的声音充斥外汇市场。

1月26日,川普强势碾压了姆努钦的弱势美元言论,称『财长先生关于美元的最新言论被误读了』,并进一步表示,在他的领导下,美元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强。而善于见风使舵的姆努钦立马改口,迎合总统的强势美元论调。

2月27日新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国会首秀,虽然没有直接给出加息次数,但说了这样一番话,『通胀虽然现在还比较低,但很快就会达到2%的目标』什么意思呢?市场立马就反应过来了,随着鲍威尔的话音一落,美股立即下跌,美元立即上涨。意思其实很简单,那就是美联储2018年加息将导致美元走强。看看,川普亲自选定的美联储主席,是不是和自己完全声气相通呢?

3月14日,即将接替加里·科恩出任白宫首席经济顾问的拉里·库德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美元为王』符合美国和美国经济的利益,他希望看到美元『比现在更强一点』。他甚至表示,愿意卖出黄金,买入美元。如此直截了当!

川普钦定库德罗接班科恩,甚至得到了另一个可能接替科恩职务的鹰派人物彼得·纳瓦罗的称赞,库德罗说话的分量绝对举足轻重,甚至就是川普总统的传声筒。强势美元的回归,已经没有可能与不可能,而只有时日早晚的问题。

§ⅶ 有道恒强

周末一刻值千金。啰嗦半天,做个收束。

川普的长短目标,辅之以鲍威尔的货币政策,会让美元走出一个先抑后扬的过程。我们应当密切关注2018年美国经济基本面,如果持续向好,绝对不排除鲍威尔突然加快加息和缩表节奏,而令其余依赖美元资本支撑本国资产价格的经济体爆发金融和经济危机。

而美元波澜壮阔的上涨旋律,也将强势开启,并随着川普经济政策和鲍威尔金融政策的深入而愈来愈发不可阻挡。反观一切不能自由兑换的汇率,当真正的考验来临时,终究不过是竹篮打水,镜花水月。

预告下,2018年将是风云变色的一年,而今年的两会可谓是前瞻讯号满满。随着会期结束,今后将不定期推出两会政策解读。小朋友圈天天更新,公众号呢,综合性分析更多一些。期待和朋友们更多交流互动。

转载请注明出处:公众号 阿甘看天下

『阿甘看天下』,一扇透过现象洞悉本质的窗口,专为财经小白量身打造。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