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与胡适,你喜欢那个?
2017-07-21 13:05:22
  • 0
  • 0
  • 13
  • 0
       
      二十世纪的中国,在华夏文坛上自始至终都有绕不开的两位人物,那就是胡适和鲁迅。

       鲁迅生前挥斥方遒,笔锋所指,鬼哭狼嚎,粪土当年万户侯,鲁迅是学医的,但是对于自己的身体健康,却无能为力,终究是疾病缠身,不幸短命,岂非是造化弄人。身后的鲁迅,适逢共产主义运动,身价万倍,登峰造极,被中国人民推上神坛,超越了古今未来的一切圣贤的地位。鲁迅的名言名句,让人们朗朗上口,鲁迅的文章,是学生的必修课,文人们不言鲁迅,则羞于开口。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最后到社会大学,鲁迅就是一面迎风招展的大旗,所向披靡,人世间的一切牛鬼蛇神,传统文化,西方腐朽文明,在鲁迅的刀枪剑戟下,无不倒地气绝身亡。

       胡适早年读家乡私塾,后考取官费生,留学美帝,回国后与陈独秀同为新文化运动的领袖,大力批驳传统文化,极力主张消灭中医,后因糖尿病,多方求治,遍求各大京城西医院,访遍名医,终究是回天乏术,被宣判死刑,回家坐以待毙,最后在朋友的极力劝导唆使下,求中医治疗,胡适本不愿意,叫他去看中医,那岂不是主动放倒手中的旗子吗?无奈面子事小,性命事大,胡适最终屈从家人和朋友的淫威。找到北京四大名医的中医大夫陆仲安,为其治病,陆仲安为胡适开出以黄芪、党参为主的中药复方汤剂,几个月后症状就消失,再到协和医院检查,果真是好了!中医为其治病起死回生,胡适感慨万分。后来胡适每每用黄芪泡茶养生,直至驾鹤西行。解放后,胡适追随蒋光头去了台湾,我们中国人民一起臭骂胡适这个卖国贼,人民的公敌。改革开放后,西风东渐,胡适渐渐回到人们的视野,走进课本,登上了报刊杂志,流行于大街小巷、新华书店,润泽人们的心灵,成为百姓的心灵鸡汤,引导芸芸众生们追寻光明。

        随着胡适在大陆的影响与日俱增,现在的胡适和鲁迅,经常被人们拿来进行比较,基本上比较认可的说法是:鲁迅只找人性的毛病,从不找制度的毛病。胡适只找制度的毛病,从不找人性的毛病。

       现在的各大网站论坛,大骂传统文化,主张消灭中医的人士,每每高举鲁迅的旗帜,高歌猛进,大约都是少年时期受了其在学生时代的教育影响,走入社会后,又日见社会堕落,腐败盛行,往往无能为力,又不能力挽狂澜,或恨不能跻身其中,而心生感慨,仗义执言,振臂一呼。每每追根溯源,不知就里,找着传统文化为替罪羊。

       毛主席评价鲁迅是投枪,是匕首,确不为过。所以现在对现实不报乐观的人们,往往以鲁迅为楷模,学鲁迅的话,模仿鲁迅的笔锋,学习鲁迅的精神,山寨鲁迅的作品。的确是痛快淋漓,刀刀见血,可是弄刀者,刀下亡,一时快意恩仇,意气风发,不仅于事无补,难道是想回到那种,到处揭发人们人性的阴暗面,早请示晚汇报暗无天日的文化大革命?过那种非黑即白的日子?

       胡适是一个园丁,辛勤的耕耘着,又犹如春风化春雨,润物细无声。胡适更像是一个牧童,遥指炊烟渺渺春雨蒙蒙的杏花村,那是满园春色关不住的诱惑。

       鲁迅的影子,是我少年的记忆,是不谙世事的冲动,是我们义愤填膺的情绪化的发泄。随着年岁的增长,知识的积累,阅历的丰富,胡适的教诲,更能深入我心,历久而弥新,我喜欢胡适。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